多渠道补充资本金增强银行实力

多渠道补充资本金增强银行实力

  目前,我国银行业资本充足水平总体良好,整体符合监管要求,但仍面临较大的资本压力。业内人士表示,银行资本金补充可分为内源性、外源性两大渠道,其中,内源性渠道主要是每年的留存收益以及部分的超额拨备,外源性渠道则主要有上市融资,增资扩股,发行可转债、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

  作为银行做生意的“本钱”以及经营的基础,资本金补充问题再受高度关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此后,中国人民银行也提出,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

  那么,为何在此时提出这一要求?目前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如何?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还面临哪些困难?如何解决?

  “增强银行资本实力,这是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方面和基本条件。”央行相关负责人说,按照吸收损失的顺序和能力,商业银行的资本结构可以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等。

  考量银行资本实力的一个重要指标是资本充足率,即银行持有的符合监管规定的资本与风险加权资产之间的比率。目前,我国银行业资本充足水平总体良好,整体符合监管要求,但仍面临较大的资本压力。

  监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我国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7%,较上季末下降0.41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61%,较上季末下降0.3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21%,较上季末下降0.31个百分点。

  以上状况在2020年三季度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但资本压力仍存。截至2020年9月末,我国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4%,较上季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67%,较上季末上升0.07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41%,较上季末上升0.20个百分点。

  “随着资管新规等监管规定实施,银行表外业务正在回归表内,加快资本金消耗;成立理财子公司、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子公司,也需要投入相当数量的资本金;加之近期央行、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对于进入系统重要性银行序列的部分银行,还将提出附加资本要求。”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说,实际上,资本补充本是银行的一项常规工作,因为随着业务发展、规模扩张本来就会消耗一定的资本金。

  除了业务发展以及支持实体经济需要,我国商业银行的资本结构也有待优化,以期更好地增强风险抵御能力和信贷投放能力。“目前以核心一级资本为主体,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占比较低,这种资本结构的好处是资本质量很高,但也需进一步优化。”央行上述负责人说。

  那么,资本金补充的渠道有哪些?拓展路径又是什么?业内人士表示,银行资本金补充可分为内源性、外源性两大渠道,其中,内源性渠道主要是每年的留存收益以及部分的超额拨备,外源性渠道则主要有上市融资,增资扩股,发行可转债、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

  截至2018年末,银行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债发行已常态化,但并没有使用永续债。此后,由央行牵头在我国引入永续债,用于补充银行的其他一级资本。2019年1月17日,中国银行获批发行不超过400亿元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成为我国商业银行获批发行的首单永续债。

  尽管改革在持续推进,但中小银行面临的资本补充难题依然突出。“银行补充资本金不能仅靠一个渠道,应多渠道打开。”微众银行董事长顾敏说,目前,大部分中小银行还没有资格发永续债,尤其是民营银行,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中小银行的业务拓展。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接下来,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应重点做好以下四点。一是在平衡好股东利益和银行发展需要的前提下,鼓励银行通过内源性方式补充资本金;二是发挥好股票市场的融资功能,支持商业银行上市融资、增资扩股、发行优先股等补充资本金;三是通过债券市场产品和工具创新来补充商业银行资本金,如永续债、二级资本债;四是支持银行通过资产证券化方式来降低风险加权资产,即缩小资本充足率的分母,相当于提高了资本充足率,该做法在国际上已较为普遍。

  “通过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这是2020年来的一项创新方式,应细化相关标准,并完善退出机制。”董希淼说,值得注意的是,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已经对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带来一定冲击,金融管理部门要加强协调,统筹配合,继续加强对银行补充资本的支持力度。

  其中,要采取切实措施,推动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优先股来补充资本;探索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进一步增强资本补充工具的灵活性和多样性。此外,金融管理部门还应进一步优化审批流程,提高资本补充工具发行效率,并赋予商业银行一定的发行自主性。(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子源)

责编:秦雅楠